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刊物 >> 文章精选

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四大支撑体系

发布日期:2017-09-12 16:37:55

/杨枝煌

 

 

永葆经济发展执行力

    科学发展观需要基本的三个维度,一是数量维度上的全面发展,二是质量维度上的协调高效,三是时间维度上的持续长久。经济可持续性,最基本的是保持执行力。执行力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市场主体的运营,二是非市场主体的监管。中国经济规划一般没有太大问题和困难,关键的是在于执行。而执行层面,我们以往过于强调市场主体和政府层面的执行力度、执行效率,其实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非市场主体的监督管控。
    一、针对不同项目,采取不同的建营一体化举措
    项目一般都可以分为三种类型:经营性项目、准经营性项目以及非经营性项目。经营性项目指的是项目本身就能够带来盈利,例如污水处理厂、自来水净化厂等项目。对于具有明确的收费基础,并且经营收费能够完全覆盖投资成本的项目,可通过政府授予特许经营权,采用建设-运营-移交(BOT)、建设-拥有-运营-移交(BOOT)等模式推进。准经营性项目指的是盈利能力一般或需要政府补贴才能实现盈利的项目,例如轨道交通、城市地下管廊建设等。对于经营收费不足以覆盖投资成本、需政府补贴部分资金或资源的项目,可通过政府授予特许经营权附加部分补贴或直接投资参股等措施,采用建设-运营-移交(BOT)、建设-拥有-运营(BOO)等模式推进。非经营性项目是本身的收入回报非常有限、需要政府以补贴或其他形式资源补偿的项目,如铁路运输、绿化。对于缺乏“使用者付费”基础、主要依靠“政府付费”回收投资成本的项目,可通过政府购买服务,采用建设-拥有-运营(BOO)、委托运营等市场化模式推进。当然,这三类项目可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有时可以互相转化。另外,根据项目特点和具体情况,可采取转让-运营-移交(TOT)、改建-运营-移交(ROT)、转让-拥有-运营(TOO)、委托运营、股权合作等多种方式。总之,可以根据具体情况,选择适当合作方式,提高项目执行成效。
    二、做好现金流管理,提高项目财务绩效
    我国企业趋向于对外融资,一方面热衷于银行贷款,另一方面盲目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s,首次公开募股)上市,而融资成功以后又无法妥善投资,导致造成坏账呆账,银行又不得不继续借贷,证券市场又因为退市机制不健全,坏账公司占用上市配额,导致整个金融市场十分不畅通,最终出现融资难融资贵和地下金融爆棚等恶劣现象。因此,企业“走出去”要实现可持续发展,要注意自身的现金流管理,注意企业利润的科学配置,注意企业未来收益性的规划变现,从而能够在财务管理上提升项目执行力和市场扩张执行力。
    三、加强属地化发展,提升包容性增长能力
    企业不仅要“走出去”,还要“走进去”,最终要“走上去”。既要提升项目竞争优势,更要有效融入当地产业,实现一体化发展;既要带动相关联产业协同发展,更要改善地区经济结构,促进当地经济增长;既要加大对投资项目的开发力度,采用公私合营(PPP)、投资入股、并购等模式参与项目,更要关注对当地投资与消费的拉动效果。既要实现土地、资源等生产要素的就地取材,还要能够属地化融资,还要能够属地化聘用国际人才,真正建立起属地化建营一体化机制,扩大中国GNP的生产基础。

 

永葆经济发展循环力

    循环经济(cyclic economy)是指在人、自然资源和科学技术的大系统内,在资源投入、企业生产、产品消费及其废弃的全过程中,把传统的依赖资源消耗的线性增长的经济,转变为依靠生态型资源循环来发展的经济。其原则是减量化(reduce)原则、再使用(reuse)原则和再循环(recycle),生产的基本特征是低消耗、低排放、高效率。循环经济是一种新价值观、新系统观、新经济观、新生产观、新消费观,其主要发展途径,从资源流动的组织层面来看,主要是从企业小循环、区域中循环和社会大循环三个层面来展开;从资源利用的技术层面来看,主要是从资源的高效利用、循环利用和废弃物的无害化处理三条技术路径去实现。本文所说的经济循环力就是生产要素在某个区域某个系统内的协调、流转、融合成效。
    一、提升公司内部循环力
    二、提升产业链循环力
    中国迄今没有一条独立自主的产业链,因此在注重公司内部一体化的同时,要特别注意产业链上下游的高效循环,特别是加快打造完整产业链,实现整个产业链的属地化发展。其中,最关键的是,以产业集中区内的物质循环为载体,构筑企业之间、产业之间、生产区域之间的中循环。以生态园区在一定地域范围内的推广和应用为主要形式,通过产业的合理组织,在产业的纵向、横向上建立企业间能流、物流的集成和资源的循环利用,重点在废物交换、资源综合利用,以实现园区内生产的污染物低排放甚至“零排放”,形成循环型产业集群,或是循环经济区,实现资源在不同企业之间和不同产业之间的充分利用,建立以二次资源的再利用和再循环为重要组成部分的循环经济产业体系。
    三、提升社会循环力
    公司同政府的沟通协调效率提高,政府的政策能够迅速得到企业的执行,企业的意愿、意见和建议能够得到迅速的关注和解决。公司增加同其他合作企业的通力合作,实现强强联合和整体提升。公司和驻在地政府加强互动,形成责任、利益和命运共同体。换言之,要以整个社会的物质循环为着眼点,构筑包括生产、生活领域的整个社会的大循环。统筹城乡发展、统筹生产生活,通过建立城镇、城乡之间、人类社会与自然环境之间循环经济圈,在整个社会内部建立生产与消费的物质能量大循环,包括了生产、消费和回收利用,构筑符合循环经济的社会体系,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的社会,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的最大化。

 

永葆经济发展创造力

    从经济理论来说,无论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还是西方经济学理论,都认为技术是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三次产业革命也充分说明哪个国家能够掌握先进技术,就能居于世界前列。因此,中国“走出去”企业要想实现可持续发展,必须努力提升创造力。
    经济创造力就是资源、能源、土地、人才、资本、科技、制度等各种生产要素高效组合,生产出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或服务。但其中最活跃的生产要素就是具有主观能动性的人才,只有人才才能创新科技、改变制度、驾驭资本、开发土地、利用资源、消费能源。当一个人或一个组织具有一定的创造力的时候,所进行的内容将会产生绝对的变化,并且是前进式的变化,随同变化带来的是价值的改变,这就产生了一种新的经济形态,即创造力带来的新经济——创造力经济。创造力经济就是以创造力为基础、通过创造力的作用而发生变化、可持续发展和不断增值的经济。其基本特点表现为,它是以人的创造力作为最重要的要素为特征。21世纪的经济是创造力经济,创造性人才的作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一个有创造力的精英,其所创造的价值胜过许多一般性劳动的总和。
    中国经济当前的复杂局面特别是相对过剩现象,其原因在于传统的规模扩大、投资驱动的发展模式,虽然能够继续提高经济总量和累加生产力,但发展质量和核心经济力严重不足。继续靠投资拉动经济,非但不能保证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反而会给经济健康发展带来诸多困难与压力,甚至给民众的生命健康带来不利影响。因此,当前中国经济更需要有创造力,中国企业更需要“走出去”与跨国巨擘同台竞争,提升创造力和竞争力。
    不管是整体的国民经济还是“走出去”企业,要想实现可持续发展,必须建立独立自主的创造力系统。第一,要培养和吸纳创造性人才。即培养和招聘足够的参与创造、创意、创新活动的员工;第二,建立创造性形成机制。将普通员工提升为具有创造性的个人,推动创意、创新、创造活动转化为具有创造力的产品和服务;第三,要能不断推出创造性产品。即创造、创意、创新活动,加速转化为能够带来经济价值的影视、论文、专利、设备、服务模式等的发明;第四,要打造创造性环境。即融合创造、创意、创新活动需要的制度、教育、物质投入等要素,充分发挥全球人才以及属地化人才的积极作用,激发人才创新精神和创业活动;第五,要努力形成创造性经济成果。即创造、创意、创新活动带来的技术进步,产业发展以及国民福利的增加。创造力系统中最关键最首要的是创造性人才。永葆经济创造力,一方面必须吸引创新人才,另一方面要用好创新人才。用好人才,关键在于设置科学的激励约束相容机制,特别是建立“让钱不再值钱”的同股不同权架构,让资本为人才服务,让资本和制度安排能够激励人才进行高效的科技创新,从而引领经济发展。因为,在新经济时代,智本地位不断上升,资本地位急剧下降。用好人才,最终目标在于生产质优价廉的产品、提供高效舒适的服务、研发引领时代的科技成果、提升坚强有力的管理成效。

 

永葆经济发展主导力

    日本经济有创造力,但是没有主导力。德国经济有创造力,但只在欧洲局部地区有引导力,而没有全球引导力。美国经济不但有创造力,而且有全球领导力。中国经济目前还很缺乏创造力,更亟需提高全球主导力,“走出去”企业亟需战略担当。
    一、加快“走出去”“走进去”“走上去”
    “走出去”靠产品和服务,“走上去”靠创新和个性化,“走进去”靠文化和价值观。
    1.“走出去”要有广度
    就目标而言,不仅要获取能源资源、占有更多的市场份额、输出过剩产品产能,更重要的是要增强企业国际化经营能力,能够有效整合与转化全球资源,不断提升中国企业的学习能力、适应能力,真正培育一批具有世界水平的跨国公司;就地区而言,不仅要走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也要走到“一带一路”相关国家。不仅要走进发展中国家,还要走进新兴市场国家,还有走进发达国家。“一带一路”没有地域、国家、组织、民族和时间限制;就类型而言,不仅要产品“走出去”,还得企业“走出去”,金融“走出去”,人民币“走出去”;就对象而言,不仅要走进普通大众,还要走进中间阶层,走进高端人士。不仅要在产业链下游“走出去”,还得在产业链各环节“走出去”,走上产业链上游。
    2.“走出去”要有深度
    企业“走出去”不能只注重项目本身和经济红利,更要与驻在国进行文化、民俗等方面的融入,推动实现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和民心相通。要充分调动华人华侨资源,发挥其润滑剂和黏合剂的作用;要激励国内外青年共同参与这一伟大事业,发挥青年创造力和未来战略性作用;要重视国际组织以及民间组织的作用,要调动一切资源夯实属地化发展的民意和社会基础。
    3.“走上去”要有高度
    中国企业要积极在品牌、价值、标准、话语权等层面发力,提升自身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以全新的社会责任观、标准对接与提升等方式,全方位塑造中国企业的新形象、新实力。 一方面,应以全新的社会责任观履行社会责任,全面提升企业和中国负责任大国形象。另一方面,应注重标准上的对接和提升,输出中国标准、中国技术、中国管理、中国装备建造、中国服务。
    二、加快属地化发展
    当今世界的产业链中高端,几乎由美日霸占。日本6大财团,每一个堪比一个小型国家。到2015年日本的海外资产已经接近10万亿美元,是国内GDP的两倍,是中国GDP的80%。因此,中国应该借鉴日本,早日开拓海外市场,建立起强有力的中文经济和人民币经济。特别是借助亚投行成立和2017年6月欧洲央行将价值五亿欧元的外汇储备从美元转成人民币的契机,全面推动中国企业和金融的产融合作“走出去”,推动人民币成为全球硬通货,推动中国经济从全球贱卖到全球采购、到全球并购、到全球治理,再到全球征税的提升。
    三、加快提升独立自主发展能力
    中国没有完全独立自主的产业链,高铁、核电等中国优势产业还有很多关键零部件需要进口。因此,我们亟需进一步提升独立自主发展能力,特别是培育领头羊企业,占据产业链高端,或者占据几条产业链,建立独立于欧美的第三大世界加工贸易产业链;培育和引进高端科技人才,提高国际标准和国际学术话语权;培养具有全球化思维视野和国际化行动的管理人才,提升供给产品和供给体系质量。总之,首要的是全面对接开放型世界经济发展,加强人才队伍建设,建立和完善人才培养激励机制和引进制度,多渠道培养引进一大批与全球化竞争相适应的国际化人才,与周边外交相适应的战略型人才,与开放型经济相适应的外向型人才,与现代市场经济相适应的复合型人才。
    四、加快提升创新全球化能力
    创新全球化包括创新网络、创新能力、创新组织、创新治理等各方面的全球化,其中最关键的是建构“新加坡+以色列+日本+德国”的综合经济体。我国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要进行经济结构的优化提升和永续发展的动力培育,可以考虑向新加坡、以色列、日本和德国等四个国家学习,建立轻重合理、灵活高效的“综合经济体”。其中,最为关键的是进行新加坡式样的国企改革,学习新加坡的东西方制度套利和贸易套利;学习以色列人的科技创新,特别是以色列的现代化教育和农业;学习日本人的工匠精神,日本企业的千年老店发展体制;学习德国人的逆袭精神。德国历经两次世界大战的洗礼,而且进行巨额战争赔款,仍然再次崛起为世界一流国家,凭借的是德国人敢于接受现实、面对现实、改变现实的逆袭精神,凭借的是踏实肯干、爱拼会赢的奋斗精神。中国“走出去”经济载体要彻底脱胎换骨并且实现可持续健康稳定发展,就必须早日建立“新加坡+以色列+日本+德国”的综合经济体。

杂志社联系方式

编辑电话:010-59765291/2/3
         010-59765017
编辑传真:010-59765295
投稿信箱:gjgcylw@163.com
发行电话:010-59765287
发行传真:010-59765285
发行信箱:fx@chinca.org
广告电话:010-59765286
广告传真:010-59765285
广告信箱:gg@chinca.org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内大街2号406-407室
邮编:100007